专题首页 >> 媒体报道
《光明日报》:“刮骨疗伤”后的科协组织将有何新貌

  《光明日报》 2016年03月30日 08版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科协系统深化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从体制机制上解决科技工作者与科协组织联系不亲、不紧的问题,发挥好党和政府联系科技工作者的桥梁纽带作用。对于被誉为“科技工作者之家”的科协组织而言,此次改革被认为不是“零打碎敲”,而是“刮骨疗伤”。那么,这项涉及7000多万名科技工作者的改革该如何开展?未来的“科技工作者之家”会是什么样的新面貌呢?

  淘汰制破除“小众俱乐部”

  对于此次改革,科协组织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便是突出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力争从根本上解决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四化”倾向和脱离群众的突出问题。

  据了解,目前中国科协所属全国学会共有207个,涵盖了自然科学的主要学科领域,这些学会是科协的组织基础。“科协系统深化改革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把学会做实做强做好。”中国科协学会学术部部长宋军说。他指出,目前有些学会并不太重视为会员和基层科技工作者提供服务,部分学会的个人会员数量多年没有增加甚至在下降,参加学会活动的会员和科技人员也不多。

  “个别学会组织涣散,纪律松弛,影响力弱,学会负责人满足于服务一小部分科技人员,搞一些强调‘档次’和‘品味’的活动,接地气不够,没有重视基层科技人员的实际需求,有贵族化、娱乐化的倾向。”宋军说。他表示作为学会一定要把发展和服务会员作为重要任务,坚持改革创新,树立政治意识、责任意识和大局意识,团结好、服务好更多本领域的科技工作者。“不能安于现状,没有作为。”

  据了解,为了破除“小众俱乐部”,让学会与科技工作者“亲密接触”,中国科协将在学会改革方面推出优先发展、奖优罚劣、末位淘汰的动态调整机制,对于不履行义务,不承担责任,不与科技工作者紧密联系的学会,将予以警告、限期整改,直至脱离其与中国科协的关系。

  畅通渠道让“家人”更亲密

  既是家园,“家人”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必然十分重要。中国科协目前正在建设“网上科技工作者之家”,建成后,科协各级领导将实名上网,直接听取科技工作者的意见、建议和呼声。

  同时,大批优秀青年科技人才也将获得“家”的支持。中国科协于2015年启动实施了“青年人才托举工程”。据该工程的入选者,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助理教授崔鹏介绍,这一项目候选人并不由科研工作者自己申报,而是由所在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进行推荐。“有些类似于发表论文时的同行评议。”他去年同时收到了两位计算机领域权威专家的邮件,询问年龄是否符合该工程要求。“真是很激动。这是真正支持我们这样的‘科研小人物’的项目。”崔鹏说,在未来三年中,他将获得每年15万元的稳定资助。

  据宋军介绍,这一工程未来将在每年选拔200名左右32岁以下的青年科技人才,予以连续3年的稳定经费支持。

  学术从“高墙深院”走向社会

  “如果我们学会的专家教授整天都在高墙深院里从事自己的学术研究,那创新驱动发展从何谈起?”中国自动化学会理事长郑南宁说。对于提供社会化公共服务产品,他表示,《方案》提出要把学术研究和创新驱动战略结合起来是非常正确的。“19世纪20年代英国经济的繁荣和20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的腾飞,归根结底是草根阶层的创新。因而,科协深化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助力工程,也必须面向基层、面向中国的草根阶层。”郑南宁说,为此,中国自动化学会先后组织了上百位专家学者深入到18个中小城市的90多家企业实地调研,与企业家面对面交流。

  “在交流过程中,我们深切感受到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对于创新充满热情,而且非常渴望和我们的专家学者结成对子。”郑南宁说,学会特别设置了企业接待处来为中小企业服务。“我们要为企业雪中送炭,而不是只专注于阳春白雪的学术研究。”

  与此同时,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学会凝聚力不够、活力不强、组织松散等问题,学会的“柔性”管理机制——建立学会联合体的工作也在逐步开展。“联合体不是法人单位,它相当于联席会议制度,可以在大学科领域促进成员之间的信息交流与资源共享。”中国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合体主席团秘书长、清华大学教授陈晔光说,该联合体目前有18家全国学会为成员单位,自2015年成立后,评选了“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十大进展”,并举办了面向青少年的生命科学主题科普报告会,积极将“高墙深院”内的学术研究向社会输出。(本报记者詹 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