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畅谈
徐匡迪:要从源头上遏制学术不端行为
2012年12月07日

  11月30日,著名钢铁冶金专家、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徐匡迪院士在2012年首都高校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上,为莘莘学子作了题为《学习大师风范,做名副其实的科技工作者》的大会报告。徐匡迪博引古今中外著名科学家的成功案例,向与会青年学子呼吁:弘扬科学道德,防止学术不端。

  徐匡迪谈到,“科学研究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永恒命题,科学工作者必须具备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科学精神说到底就是实事求是的精神。达尔文曾经说过‘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作出结论。’请注意,他这里讲的是‘整理事实’,而不是臆造,更不是拟造,从而‘发现’而并没有说‘发明’规律,因为规律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我们没有完全发现而已。因此,科学研究工作归根到底是不断地努力发现它。我国著名科学家竺可桢先生说过,‘科学精神只问是非,不计利害’,就是不管你这个结论人家是不是同意,有没有名利,有没有奖励,都不管,只要不是真理,所谓的科学精神就是这样一种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精神。人文情怀是一个人的价值体系和伦理体系的具体表现。一个人的人文情怀应以真善美的价值理想为核心,使自己的社会认知、价值观念、伦理行为符合人民的利益和社会进步的需求。” 

  徐匡迪指出,科学道德是社会道德在科学技术活动中的表现,主要是指科研活动中科技工作人员的道德规范、行为准则和应具备的道德素质,这是科技人员价值追求和理想人格的具体反映,表现在如何处理个人与个人、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他认为,科研工作者应当具备以下科学道德:一是尊重别人的成果和奖掖后进;二是要诚实守信,这是科学道德的核心;三是尊重首创,反对剽窃;四是敢于接受社会的监督,经得起社会的考验。

  徐匡迪强调,要从源头上遏制学术不端行为,必须构建科学的评价体系。他以英国为例,指出英国的学术腐败现象相对较少,是因为英国学术界已经不是简单地看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这两个指标,他们摸索出同时考虑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的更加科学的量化体系。如英国现在许多机构采用豪尔赫•希尔施提出的H指数,这是一个同时考虑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的指数,举例来说,爱因斯坦的H指数是96,达尔文的H指数是53,据英国人介绍,一名物理学家的H指数如果能够达到12,就足以在世界名牌大学拥有终身教职了。反观我国,我国期刊数量非常多,有9800多种,其中学术刊物6000多种,居世界第二。但大多数期刊存在着订阅数量小,因为专业面比较窄,读书面窄,发展资金匮乏,一些学术期刊为了增加收取版面费任意扩充版面,甚至发行大量所谓的增刊,来稿只要给钱就发表,催生了大量“垃圾论文”。此外,目前我们几乎所有的科技、教育和管理岗位都有论文考核指标,以此来决定聘任、薪资、升迁、学术资源分配等。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学术不端行为更为猖獗。

  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董大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