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杜祥琬:恪守底线,追求卓越——与青年朋友谈心
2013年10月08日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和青年朋友们谈心。大家刚刚迈出了人生的脚步,今后的几十年自己会走得怎么样,国家会有怎样的发展,世界会有怎样的未来,这些都是同学们非常关心的问题。希望大家在这样的思考当中作出正确的人生选择,为此我说两点供大家参考。

  第一,恪守底线;第二,追求卓越。
 

  我想,人生的选择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一个人可以选择投机取巧,也可以选择脚踏实地做事、做学问。可以选择只为自己,也可以选择以民族振兴、人类进步为已任。求学阶段的选择至关重要,会影响你的终生。 

  首先,要弄清楚为什么上大学?为什么上研究生,难道我们只是为了谋取一个职业吗,我想更是应该为了获取真理,包括科学的真理和人生的真谛,为了丰满自己的人文素质,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实际上在国内外都有这样的认识,比如在哈佛大学的校门上刻有这样两句话,“近校门为了增长智慧,离开学校为了更好地回报祖国和社会”。耶鲁校友留下一句话,“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我只有一次生命献给我的祖国”。年轻的周恩来也写过这样一句话,“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这些都是他们在青年时代留下来的声音。我在青年的时候有一件小故事使我终身难忘。我在莫斯科动力工程科学院学习的时候,1964年毕业前夕,有一天吃午饭和一位苏联同班同学聊天,他说,杜,你在这里学原子和物理回中国有啥事可干呢?有非常明显的疑问,中国那么落后,用物理有用吗?很巧的是,几天以后苏联的广播电台广播了一个消息,说中国成功进行了原子弹的试验。第二天上午我正要进教室答毕业论文,就是那位苏联同学在走廊里看见我,兴冲冲地跑过来,他说,祝贺你,你回国有事干了。我当时是二十几岁年轻的学生,这件事使我的内心强烈地被震撼了,原来祖国的一个进步会在海外有如此强烈的反响。所以几十年以来我的道路一直是被选择,从中国氢弹,到863强激光,这样使我和国家共同奋斗。这其中艰苦、曲折、焦虑都不在话下。你们主要享受的是什么呢?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大家享受的是成就感,曾经写过与战友共勉,草原、山沟、隔壁,在这几个地方留下了坚实的足迹,中国富强的史册,写入浓重的一笔。 

  我现在的团队里都是年轻人负责了,由于今天向青年朋友汇报,我忽然发现头发白了,我又写了这么一段话,“人生脚步坚实走,众友齐心向奋斗,艰难磨砺开新路,并非闲白少年头。”少年头,后生可赞。做人既要学习成功的经验,也要接受失败的教训,不踩红线,不做违背科学道德的不端行为,这点是有些人给我们留下的教训。一位有名的教授和学生的论文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以后,被证实有成段的造假,结果被开除了,因为我们国家有成就的生命科学界的学者,因为造假行为被揭露,名声扫地,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中国科协所做的科技工作者科技调查表明,超过六层的科技工作者认为科研道德水平下降,有超过六成的研究生认为,经验科技工作者是违背科学道德和诚信的最严重的群体,这些问题的存在和蔓延显然严重地威胁着我们创新型国家的建设。 

  为了改变这样的状态,不要因为浮躁、急功近利,追名逐利而造假。现在一个快速发展的中国,客观上对人才和创新成果有很强的需求,但同时我们处在社会转型的阶段,信仰缺失、诚信缺失,体制性的弊端,这样一些大环境的问题,在教育界、科技界也有深刻而普遍的反映。我们还必须共同努力下大力气构建一个以资源为核心、以教育为根基,以自律为核心,包括制度、监督、法治、文化这样一个诚信的创新,诚信的体系。我们搞科学研究不仅需要物质,需要社会、需要经费,科技的繁荣更需要灵魂的支撑,这个灵魂就是科学精神,科学道德和良好的学风。 在这当中教育的作用显然是重要的,但是教育不只是一门课,一本教材,更是要从根本上探讨中国的教育事业,学校要回归育人治学的本色,回归宁静和踏实,学校不仅是获取知识的平台,更应该是提升思想境界,培养人文精神的摇篮,是崇高真理的盛宴,当然需要为此作出的努力是非常巨大而深刻的。 

  下面具体说一说科学的价值和使命,就是八个字,追求真理、造福人类,造福人民,这也正是科学精神的真谛。从这样一个科学精神就派生出了科学的理性精神,又派生出了科学的实证精神,从这两个精神又派生出一系列的行为准则。从追求真理、造福人类这样一个最的科学精神出发,它导致的实证精神要求我们做的事情要经得住实践经验,导致不能造假,造假就经不起实践的经验。于是导致了理性的精神,要有利于社会,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实际上不踩这样的红线,只不过不要当小偷,剽窃就是科学小偷,这个道理是不言自明,不用多讲的。但是我想提醒同学们的一点,我们往往不是想踩红线,而是因为不小心,或者有点急功近利,我想大家都会写论文,这里面有三件事情想提醒大家特别注意,一个是引用它文,写一篇论文要先调研,要引用别人在这个方向的已经获得成果的,凡是别人做的事情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写引用哪篇文章,有人不作这样明确的引注就给人模模糊糊的感觉,会认为有剽窃的嫌疑。二是论文的署名,有人论文出了问题,问起署名的作者,他说我不知道,写的时候没有告诉我要署名,那就有问题了。三是尊重数据,不管是理论计算的数据还是试验结果的数据,不能因为想取出一条条漂亮的曲线就修改数据,这不仅仅是严谨不严谨的问题,而是学风问题,如果弄不好就会掉到深渊里去,就会成为诚信问题、道德问题,只有一步之遥,这点是要十分小心的。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我们科研所走廊里有这样两条标语,一边说三老,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另外一个是四严,五个基本要求,一是诚实正直,客观支持,避免主观和偏见,要懂得感恩,懂得尊重和合作,还要担当责任。有四个坚持,坚持独立原则,坚持对人类负责,坚持客观性,对科学真理负责,还要对社会主义负责,对生态环境负责。很多学校,包括国内国外的都很注意一开始就给学生里这样一些正确的观念。比如有些学校的一年级就有观念、文化、价值的课。有人问到我几十年的人生动力是什么,我切实体会到有两个文字作为人生的动力来驱动自己的工作,一个是需求,国家的需求,人民的需求,还有一个是科学的兴趣,干一件事情进去了就老有兴趣,就有很大的动力。 

  第二,追求卓越,做人应该做这样的人。大家知道中华民族有国古代的辉煌,又有过屈辱和灾难的近代史,历代仁人志士为了实现民族的振兴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两弹一星”是科技强国的史诗,几代科技工作者在创建历史伟业的同时也铸造了堪称民族脊梁的价值观,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历史的机遇、国家的需要,使得我本人在高中的时候想学天文学,高中毕业报的天文学系,后来送我学了物理,从最大转向了最小,而这个最小的原子核我加入了中国两弹伟大事业,也有幸结识了一大批人,他们使我终身受益匪浅。

  我想跟大家说几个我的老前辈,第一他们怎么对待自己的事业。邓稼先,他是美国回来的物理学博士,国家让他去做原子弹,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任务,回到家里想这件事,他的夫人就问他好象有什么心事,邓稼先说我要从事一项重要的任务,妻子问他什么任务,他说要去远处出差,问他去哪里,他说不能说,问能写信吗?邓稼先说不能。邓稼先最后说了一句话,这件事很重要,就为它死了也值得。邓稼先小时候跟杨振宁是同学,1972年杨振宁回国,他们这些同学们,邓稼先回国的时候没有声息,杨振宁猜测一定去做原子弹了,杨振宁的问题是什么呢?他问邓稼先,中国原子弹是不是得到过美国科学家的帮助?邓稼先如实地回答了杨振宁,杨振宁感动得热泪盈眶,毕竟是中国人。我参加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情不自禁写出了一段话,很好。彭桓武先生,中国科学家独立自主的完全自主地突破了自然原理,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第一获奖人就是彭桓武,他说我不该领这个奖,这个是大伙儿做的事,他们为此作了一幅对联,集体集体集集体,创新创新创创新。居里夫人大家都知道,发现了纺织纤维,她完全可以报专利,办公司,挣钱,但是她不这样想。大家都知道朱光亚,他的很多故事我就不讲了,就讲件小事。80年代他提出来科学家要参加这件事情,我和我的研究生,并根据他思想写了一篇文章,最后写好送给他,他做了非常认真的修改之后,把自己的名字从第一作者那画了一个圈,往后一勾,成为了最后一名作者,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再讲一个怎样面对生和死,讲一个郭永怀的故事,郭永怀和钱学森是齐名的医学家,但是因为他回来就去做原子弹力学问题,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而且他去世很早。他在生命最后时间是怎么去世的呢?1968年12月他从基地搭乘军用飞机在北京军用机场降落的时候飞机失事,当人们从机身参劾中寻找郭永怀的时候,飞行员都烧死了,大家吃惊地发现,他的遗体和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烧焦的两具尸体被分开以后,公文包里面的绝密资料完好无损。 

  再讲一个什么叫严谨的科学态度,王淦昌,他是著名的实验物理学家。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同时有另外一个当时发现一个轨迹,好像是一种新的离子,苏联学者很急于把这个叫做新的离子,起名叫做新离子,现在不能取名,我们没有认清是什么离子,后来经过大家分析,确认了,然后王淦昌说,谢天谢地我没吹牛。这就是他的严谨做法。 
 

  再说一位我国航空自动控制的奠基人林士谔,1939年在美国MIT答辩了博士论文以后,正是当中国抗战的时候他决定立刻回国,看看航空救国的理想来实现,他的博士论文名字叫“飞机自动控制的数学研究”,他回国了,他的导师是美国人,导师用他的方法整理成了论文,以林士谔的名义发表在MIT的杂志上,在自己的著作中把这种方法叫做林士方法,大家可以想像,一位外国的教授指导中国的留学生完成了博士论文,将论文中的创新成果帮学生写的学术论文,以学生名义将成果公布于世,并且用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的方法,这是一种纯粹的学术境界,是学术道德典范。 
 

  我经常给同学们讲这样一些故事,讲完我也反问自己,现在21世纪了,这些老故事还有用吗。我自己找了这样的回答,我想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会有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价值观,一个有希望的国家和民族,必定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选择崇高的价值观。有一次我讲完故事以后,研究生问我,杜老师你讲这些很崇高、很好,我们是普通学生,我们离崇高太远了。我说我们换一种说法,品行端正,这四个字离你们不远吧,他说不远。我们就从品行端正开始做起。这是爱因斯坦说的,大多数人都以为是财政造就了科学家,他们错了,是品德。正像康德所说的,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能震撼人们的心灵,就是内心崇高的道德,头顶上灿烂的天空。这也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呼唤,也使我们充满了信心和希望。有一次在试验厂做了一次成功的试验,我当时很激动,写了一句话写在笔记本上,是我的心声。有幸为祖国的富强做一点实际的工作,这是最大的精神享受,是任何物质享受难以比拟的。也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会。 

  我自己写过一篇散文,叫《享受辽阔》,我们做完试验以后在戈壁滩,我们感受到了辽阔,什么比它更辽阔的呢?海洋、草原、天空、宇宙?后来我想是人的胸怀最辽阔。一个宽阔的胸怀会帮你处理好很多事情。
 

  最后,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需要一批学风扎实、学问颇深、至强坚定、操守高尚的学者,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意味着中华民族将不仅在政治上独立、经济上富强,而且要在文化上也要为世界作出较大的贡献。 

  国际竞争归根到底是各国公民素质的竞争,首先是青年一代科技工作者素质的竞争,是学生素质的竞争,希望中国的大学生保持“宁静的心态,坚实的脚步”,希望大学生们在竞争中能够胜出。我想一个要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国家是要由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完成,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必然有后人不断努力。 
 

  新的时代呼唤新一代干得更好,我也相信青年朋友们会更好,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今天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根据2013年首都高校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速录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