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郑哲敏:学知识、练本领、做诚实人
2013年10月08日

同学们,
 

  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今天的活动。各位同学是作为北京市新一届研究生相聚在这里的,我首先向大家表示热烈的祝贺,因为成为研究生是人生道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你们将面临新的挑战,新的机遇,新的人生道路。当然也会承担更大的责任。

  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科学道德和诚信问题。这确实是十分重要而且切中时弊的问题,把这些严肃的问题郑重地,及时地提出来,引起初入学研究生们的注意和警惕,确有必要。

  一、我的经历

  我出生于1924年,那是一个民族和国家遭到耻辱,外敌入侵,内战频繁,经济凋零,人民生活在苦难中的时代。我经历了发生在山东济南的五三惨案,趴在床底下躲避日军的炮火和在街上被日军哨兵拿着上了刺刀的枪追逐的经历,使四岁的我过早品尝到,国家落后,受人欺凌滋味和残酷的现实。马关条约,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北伐战争,五四运动,九一八,一二八,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塑造着我们的灵魂。我曾说,我们这一代是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唱着救亡歌曲长大的。富国强民一直是我们时代的主旋律。那个时候,只要听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我们是会落泪的,我们感受到自己肩负的责任。这就是童少年教育在我们身上种下的,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东西,是躲也躲不开的,否则会受到本人良心的谴责。你们都是90后,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后出生长大的,成长的环境和我们那个时代迥然不同,但面临的却是比我们那时代更严峻的挑战!

  1946年西南联大解散,我被分配到清华大学。1947年我从机械系毕业。受钱伟长先生的影响,我选择应用力学作为专业方向。1948年在国际扶轮社奖学金的支持下,留学美国加州理工学院,1949年获硕士学位,1952年获博士学位,主修应用力学,副修应用数学,博士生导师钱学森先生。美国移民局以非法居留,驱逐出境,离境有违美国国家利益等非难我,将我扣留至1954年秋。1955年春回到国内,分配到科学院数学所力学研究室工作,旋即转入新成立的力学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至今。

  力学所的建所思想是以钱学森为主,同郭永怀、钱伟长共同制订的,继承了上世纪初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形成的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精神。钱学森(1948)将这个学派的思想和实践系统化,提出了技术科学,并且把它的领域扩展到应用力学之外。概括地说,技术科学的任务是研究那些对开辟或推动新的工程技术领域可能发挥重要作用基本科学问题。他在论述中将航空航天和核工业作为基于科学的新型产业的典型例子。

  在力学所工作,几十年来在我从事的科学研究和作为组长、研究室主任和研究所所长的科研管理工作中,一直遵循这个方向。它既是我的任务也是我的兴趣所在,几十年来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绩,在学科理论上有些创新,也使我能帮助有关方面解决实际面临的问题。为此我和我的同事们多次得到奖励。去年又因爆炸力学方面的研究我被授予国家科技最高奖。这个奖的份量很重,一方面我感到十分光荣,另一方面又深恐名实不符。

  在人的一生中,或老师、或同事、或其他人的片言只语可以影响人的一生。譬如我的老师钱学森说过,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把它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中来看。这句看来很平常的话,却对我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句话帮助我清醒评价自己的工作,不要被一点点成果冲昏头脑,也帮助我探寻新的研究方向和课题。

  我的老师还说过,当你决定从事某项研究前,先要下个决心,一定要比别人做得更好,要超过他。否则不如不做;一定要做“出汗”的工作,不要做那些“华而不实”的工作;只要国家需要,就要努力去完成。

  从事任何重大项目的研究,或大或小必然会有个人的牺牲,也必然有风险。钱学森在纪念郭永怀烈士牺牲二十周年的纪念大会上说:“一方面是精深的理论,一方面是火热的斗争,是冷与热的结合,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这里没有胆小鬼的藏身处,也没有自私者的藏身地,这里需要的是真才实学和献身精神。”

  我们的先辈们中许多人就是这样做的。

  我想把钱学森的这些话转赠给在座的同学们。
 

  二、困难使人进步

  不论生活或工作,一生都会必须克服一些难过。在这里我介绍两个对我一生有影响的关。

  挫折锻炼了我的自学能力

  1937年7月初,祖父母相继去世,我随父母赶回老家宁波奔丧。日本全面侵略我国的战争爆发,我留在农村老家半年,整天玩荒废了学业。1938年初奉父亲之召,到成都插班,出现了功课跟不上的问题。父亲发现我夜间睡觉不安,时常在梦中哭,不久我就整天闹头痛了,于是让我修学半年。没想到这半年对我的成长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看病,散步,晨练,带我旅游之外,父亲让我读曾国藩家训,这为我如何做人,如何生活立下了自我遵循的规矩,使我终身受用。第二,我学会了自学。这首先是从学习英语开始的。虽然没有老师,但我知道怎样查阅英语字典,知道音标的使用和发音的基本规则,所以通过阅读,记生子,大声朗读,我的英语自学有很大长进,以至再次回到学校后,我的英语远远超过一般同学。有段时间,我起劲地把小时学到的寓言写成英语短文,一份份贴在课堂里,不过读者寥寥,也无人响应。一次逛旧书摊时,发现一本原版的欧几里德平面几何教材,把它买了回来,一边学英语一边学几何。这对我的帮助极大,平面几何的严格逻辑,它的公理,公设,定理,证明体系对我的震撼很大,开始体验到数学之美。我的自学不久又延伸到初等物理。读到惯性体系和相对运动时,我琢磨琢在航行中一艘大船上打篮球将是怎样一种感觉。我还想过如果有个微型飞机从天平的一端飞过,天平将会如何反应。我非常珍惜这一段自学的经历,它使我增强了学习能力和学习的信心,也引导我顺利走上学习理工的道路。

  原来我是“大舌头”

  初中毕业,我转学到位于当时金堂县的郊区铭贤中学高中部。一次英语课上,外籍老师在黑板上并排写了sing和thing两个字,把我叫起来反复地朗读,然后直摇头。对此我感到十分意外,明明是对的,为什么不对了呢?想来想去觉得问题也许出在s上,于是试探着把舌尖放在不同的位置,仔细地听所发出的声音。经过反反复复的试验,终于找到了个合适的位置。原来我过去是把舌尖顶在牙齿的侧面而且漏风,使得我的s很像thing。这使我大吃一惊,原来我是“大舌头”,长到十五六岁却居然没人向我指出过。这个问题可大了,所以下决心纠正。原因虽然找到了,但是把每一个早已形成固定读法的大量含s的中文字,英文字和日常讲话,一个一个地重新学习直至形成新的习惯读法,确实很费劲,为此我利用所有课余时间,包括走路的时间进行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了大约半年多的时间,我解决了我的“大舌头”问题,不过付出的代价不小。当时如果有人注意到我走路时口中不断念念有词的样子,一定会认为此人发疯了。回过头来看,我认为这场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体会到了凡事必须坚持才能做到最好。这次经历也锻炼了我正确使用发音器官的能力,对掌握外语发音有很大的帮助。

  三、几点建议

  作为一个有过研究生经历的人,我应当再说几句话。但已年近九旬的老人能对你们说些什么呢?

  我想你们现在一定正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而且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以实现你们各自的梦想。你们将有三至五或六年的时间度过你们的研究生生涯,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将紧张地忙于学习知识和增长本领,成为我国在科学和技术领域里新一代的接班人。我们需要的是第一流的人才,第一流的成果和第一流的科学和技术研究的队伍和机构。所以说,除了你们各自的梦,你们还肩负着一个更大的梦,一份几代中国科学家为之奋斗而尚待完成的任务,一个决不轻松的历史责任。我们还需要一批胸怀宽广,有战略眼光,有领导能力的领军人物。这些人也会在你们中间产生。因此我想建议你们在研究生期间,要努力学知识,学本领,学做人。

  第二、我希望大家努力发现和培养自己的兴趣。不论从事那类科学研究,兴趣都是基本的动力,它使人充满热情地投入工作,以至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这样才有可能出一流的成果。爱因斯坦曾以情人热恋来形容这种精神状态。

  第三、科学道德规范有许多版本,有的还非常具体细致,不过基本的精神是相同的,认真地研读一下很有必要。今天我想说的是,科学道德规范是科学共同体所普遍遵守的,目的是保证科学事业的健康发展。其实它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诚实,诚信,要尊重他人等做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原则是相通的。一个诚实的人是不会伪造数据或认可未经检验的数据且拿去发表的,他不会编造什么虚假理论去骗人的。所以,我希望大家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像保护命根子那样去保证诚实。

  第四、我们现在处于信息社会,有许许多多的途径进行学术交流。可是我认为,最为重要的是面对面的交流,这是其他交流方式所不能替代的。在面对面的交流中,对方的一举一动、某个表情、某几句交谈往往会意想不到地启发你一连串的联想,或触发你豁然明朗,找到了解决某个研究中问题的途径,或引起你对某个问题的高度兴趣。这时你似乎能感到你的思想好似高速行进中的列车,甚至听到列车发出的声响。这是一种美妙的享受,也是创新和发现的源泉。在国际会议上,我经常发现,参加会议的许多我国学者往往有扎堆的现象,他们的活动仅限于在会场上宣读自己的报告。我认为这是一种损失,毫无疑问我门应当注意学会面对面交流的本事。一回生二回熟,勇于实践,解决问题并不难。有些人不大愿意积极的交流,原因可能时多方面的。我觉的这是一种损失。除了上面说过的理由之外,我还要加另外一个理由。面对面的交流往往是获得最新进展的最便捷途径。

  谢谢大家花时间听我的发言,如果有些地方对大家有帮助,我就很满意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