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与天津大学生面对面对话交流
2011年09月21日


韩启德主席与天津大学生见面会在天津医科大学举行(宋雷 摄)

  9月21日下午,在第十三届中国科协年会期间召开了韩启德主席与天津大学生见面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在天津医科大学与天津大学生进行面对面的对话交流,就当代大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大学生关心的就业、科技创新等话题交换了看法和意见,进一步勉励大学生努力学习,树立远大理想和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为国家的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贡献青春和智慧。


韩启德坦率地回答大学生的提问(宋雷 摄)

  大学生:“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以何种产业作为排头兵?”
  韩启德:“我猜是信息产业和新能源产业。”

  他表示,尽管科技界认为信息产业在过去20年里已经发展得太快,很难再突破,但是从信息产业的应用和发展对人类生活方式、学习思维乃至社会和政治经济的巨大影响来看,它还是有很大的前景,因为需求是最大的推动力。而人类对能源的担忧已经非常迫切,有人认为新能源根本性的改变在短期内难以实现,但通过研究科学史,和整个人类生活方式转变所带来的一些变化,他认为完全有可能解决问题,甚至于现在完全没有想到的技术也是可以产生的。

  大学生:“中国大学科学文化的学习有哪些不足?”
  韩启德:“中国学生知识基础好,原始创新能力稍弱,建议不要太过追求分数。”

  他说,中国大学生学习有自己的特色,美国人都认为中国学生知识掌握的好,勤奋,能出成果。弱点是创新突破性的思维、发散性的思维少了一点,尽管大家一致认为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影响,但现阶段在中国高考相对还是最公平、公正的一种办法。他建议,尽管不得不服从考试这个指挥棒,大家还是不要太在乎分数,而是要特别注意能力的培养、兴趣的发挥,多注意社会,多思考人生观的问题。在现在中国教育大转型、大改革的过程中,把眼光放远,把自己的潜能更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是现在大学生学得更好的关键。

  大学生:“外国语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只能选择去中小学任教,高中需要博士以上?”
  韩启德:“中小学的老师实在太重要了!是金子总会发光。”

  他提到自己的妻子也曾经在基层中学任教英语,多年后再遇已获得成就的学生,说一直深刻记得老师的那句话“学外语就是等于多长了一双眼睛,能够看世界”,并从那以后对外语抓的很紧。他说很多成功人士都讲中学的好老师对他们人生的影响很大,对正在成长的人,老师的话他可能记得一辈子。现在我国的高等教育逐渐从精英教育变成全民高等教育,因此大学生首先还是要放下身价,放下身段,扎扎实实的去干,有才能的人即使一时不能得到很好的发挥,但总是会闪光的。

  大学生:“高职院校的学生今后就业对专业的选择?”
  韩启德:“高等职业教育在我国还有很大发展潜力,普通高校应弱化专业特性。”

  他认为,在现代化进程中,高等职业教育太重要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还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还要大力发展,进一步提高质量。高等教育应该多样化,有更多的不同特色,高等职业教育会摆到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对高等职业教育的学生来讲,选择职业正常情况下专业对口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要改变培养方向说明高等职业教育还不够成功。他强调,普通高校应该弱化它的专业特性。现在的大学生还有些过多强调自己的专业知识,其实在大学里定下专业,而且就业时马上能够用上,是不太切合实际的。大学只能学基础,打基础,这个基础是专业的基础,也是有能力从事各行各业的基础,是整个人生的基础。作为普通高校的毕业生,更应该重视的是基础。

  大学生:“如何培养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创新能力和创新意识?”
  韩启德:“从问题出发,而不是从方法出发。”

  虽然由于行政事务繁杂,他自己已经不带学生,还是鼓励学生要有激情,保持对科研的兴趣。根据自身多年研究的经验和体会,他建议搞研究特别是基础研究的研究生,选择做什么研究是最重要的。应该根据提出的问题来选择和建立解决方法,而不是根据手里已经有的方法来选则研究课题。只有在某个领域用新的方法去研究才可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大学生:“对当代大学生入基层、深入人民群众的看法?如何更好的为人民群众服务?”
  韩启德:“将来如果不到基层锻炼是不可能做顶梁柱的,关键是自强不息。”

  他表示,这是一个眼光的问题,一个理想的问题,也是个很实际的问题。基层确实有一定困难,大家不愿意到基层去也是很自然的。我们国家的政策和导向应该要做得更好,现在显然是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但需要一个过程,大学生需要看得更远一点。他举了几个大学生深入基层成功的例子,也举了自身的例子。他认为,在我国这么伟大的时期,再过十年、二十年,掌握国家命运的、能够做大事业的人,必须是对国家、民族、社会,特别是基层有了解的人,如果不到基层锻炼是不可能做顶梁柱的。现在社会发展的多元化创造了很多机会,有志向的人一定要到基层去,关键是要自强不息。

  大学生:“很多学校以发表SCI作为评价指标,与学位、职称挂钩,是否有必要?”
  韩启德:“SCI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作用。”

  他讲到,我国最早是南京大学强调SCI,南京大学的科研很快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于是掀起模仿热潮,包括那个时候的北京医科大学。当时很多人反对,认为实现不了,结果是绝大部分都能实现。后来在北医的主流教授团队里开始发生学术鉴赏力的变化,这是一个渐行的过程,随着科学水平的提高自然会发生。我国对SCI误导比较多,现在已经得到共识,是不可以拿SCI作为唯一的指标来衡量的。所以,随着不同的阶段,要根据不同单位,针对不同地区,不同领域来作出自己的学术评价办法。

  大学生:“当前大学生如何制定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
  韩启德:“大学阶段不必制定职业生涯规划。”

  他表示自己也从来没制定过职业生涯规划,因为未来会怎样无法预见。有很多人问他一步步走到今天是如何计划的,回答是没有计划,只是现在做什么事就做到最好。他说,只要把现在的事做好了,自然会有新的机会。他不太同意大学生制定职业生涯规划,认为大学生年纪还小,缺乏阅历,国家机会那么多,可变因素那么多,没有必要早早把帽子套牢。

  见面会由天津医科大学副校长姚智主持。出席见面会的领导还有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王春法、天津市政协副主席陈永川、天津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王世新、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黎昌晋、天津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张连云等。来自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理工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天津交通职业学院和天津医科大学的约300名大学生参加见面会。(邹冰洋)

  点击进入韩启德主席与天津大学生见面会图文直播页面

信息中心供稿

责任编辑:李万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