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及其关系的研究进展

中国环境学会  2011年 06月21日

  刘贤伟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市海淀区清华东路35号970信箱100083
   
  摘要: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是当今环境心理学的研究热点。本文将对如今环境
  关心和亲环境行为及其关系的研究理论和研究结果进行梳理总结,并展望了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研究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环境关心  亲环境行为
   
  Abstract:The study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s and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 are the focuses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In this paper,the previous theories and findings will be reviewed,the author will take a long view of the future research about environmental concerns and environmental behavior.
   
  Key word:environmental concern  environmental behavior
   
  1 序言


  随着全球环境问题不断恶化,环境运动不断高涨,人们不断意识到很多环境问题是由于人类活动导致的,因此人们也对各种环境问题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关心并采取一系列行动以保护环境。上世纪70年代以来,社会心理学家们一直致力于探索环境关心的驱力,对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关系的研究也成为当今社会心理学和环境心理学的研究热点。对于环境关心(environmental concern)的定义,研究者们意见不一,Dunlap和Jones对环境关心的定义得到了最广泛认同,所谓环境关心是指:“人们意识到环境问题并支持解决这些问题的程度,或者指人们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做出个人努力的意愿”[1]。对于亲环境行为(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国内研究中一般称之为环境友好行为,是指个体在日常生活实践中所表现出来的对环境产生积极作用、并与环境直接相关的友好行为[2],简单来说就是指自觉地减少由于个人行为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并构建美好的世界[3]。
   
  2 国外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关系的研究
 

  2.1 对环境关心的研究
      Inglehart(1990)[4]和Buttel(1992)[5]提出“后物质”理论,认为环境关心是在富裕人群中发展、建构起来的态度,也就是说环境关心基于最基本的食物和安全需要的满足,Schultz (1999)在美国和拉丁美洲14个国家的跨文化研究有力反驳了该理论,并认为在研究环境关心时,应当考虑到其他因素[6]。
      Stern和Dietz(1994)根据Schwartz的“规范—激活”模型提出了环境关心的价值基础理论,该理论认为对环境的态度基于人们最基本的价值取向,这些基本环境价值取向有三个:个体取向、他人取向和动植物取向,因此就有三种基本环境关心,分别命名为:利己环境关心(egoistic environmental concern)、利他环境关心(altruistic environmental concern)和生态圈环境关心(biospheric environmental concern)。利己环境关心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保护环境是因为认为环境破坏会对自身会产生影响;利他环境关心基于对人类的考虑,保护环境是因为这对他人有着深远的影响;而生态圈关心集中于自然环境的内在价值之上,人类保护环境是因为人类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所有的物种都有权延续下去[7]。价值基础理论为环境关心的社会心理学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
  Schultz(2000)认为具有生态圈关心的个体不一定会更担心环境问题,而具有利己关心的个体不一定就会漠视环境问题,它们彼此的基础不同,但是生态圈关心为亲环境行为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动机[8]。这样我们可能会看到具有利己关心的个体和具有生态圈关心的个体同时出现在地方垃圾填埋场选址的活动中,但是在保护藏羚羊的野外活动中可能就不会见到具有利己环境关心的个体了。Stern和Shultz的发现与Merchant  (1992)提出的环境态度的三分法(个人中心的、人类中心的和生态圈中心的)[9]相类似。
  同时,很多研究致力于探讨不同人口学变量对环境关心的影响。Van Liere和Dunlap(1980)研究指出年龄、受教育程度、政治信仰与环境关心有很强的相关[10]。Mohai(1980)认为种族可以作为环境关心的预测变量[11],在1992年的研究中Mohai指出女性有较高水平的环境关心,但是在环境行动上,女性显著低于男性[12]。Schultz在2001年的研究中同样发现在三类环境关心量表中(利己关心、利他关心和生态圈关心)女性得分显著高于男性,年龄与三类环境关心皆为负相关,宗教信仰差异检验显示,“天主教徒”得分显著高于“新教徒”,而政治信仰、受教育程度以及收入水平与各维度皆无显著相关[13]。
   
  2.2 对环境关心的测量
      从上世纪70年代起,出现了大量测量环境关心的量表,但是这些量表与潜在环境行为之间相关较低,信度较低,测量间的一致性程度也不高,并且缺乏完整的理论建构[14]。上世纪90年代以后,新的理论研究为环境关心的测量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
  在现在很多社会范式中,人与自然被看成是分离的,Dunlap和Van Liere (1978)讨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观点,认为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进而提出了“新环境范式量表”(New Environmental Paradigm Scale,简称NEP量表)[15],该量表整合了环境态度研究的成果,在测量环境关心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但是它所测量的是普遍的环境关心。
  Thompson和Barton (1994)提出了“生态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量表测量环境关心,他们把利他和利己汇聚为一个基本价值取向:人类中心主义,并指出人类中心主义与亲环境行为负相关,环境关心测量的一个小标应当是其预测行为的能力,因此环境关心应与亲环境行为联系起来[16]。
  Stern等人(1995)使用了Schwartz的价值观量表中的“自我超越”维度的题目来测量生态圈关心和利他关心,使用“自我强调”维度的题目来测量利己关心,通过因素分析得出的是一个两因素结构,其中利己关心构成了首要因素,而利他关心和生态圈关心构成了另一个因素,这并未很好地支持环境关心三分法[17]。
  Schultz(2001)围绕自我、他人、生态圈构建起3类12个价值客体,测量人们对每个客体的相对关心程度来检验三分法,研究为环境关心三分法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并认为对环境问题的关心围绕自我、他人、生态圈构成三个相关因素,同时该结论在美国大学生样本、美国公众样本以及其他10个国家大学生样本中是适合的[18]。
   
  2.3 对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关系的研究
  2.3.1 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的关系理论模型
  Fishbein和Ajzen(1980)提出“合理行动理论模型”(见图1),该理论认为人们在本质上是理智的,人们对一个事物的信念构成了对这个事物的态度(喜欢或不喜欢),进而构成了他或她对该事物的行为意图,最终以这个行动采取行动[19]                        
  对于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的关系应用最广泛的是Swhwartz的“规范—激活”模型(见图2),该理论认为价值观(利己关心、利他关心、生态圈关心)引导亲环境行为,在这个引导过程中,对环境破坏所产生的结果的意识、责任归因起到了调节作用。Schultz(1998)研究指出个体对结果的意识越强,并将该结果归因于自己时,会表现更多的亲环境行为[20]。
           
  2.3.2 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之间的不一致
  有很多研究显示在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之间存在不一致,Rajecki(1982)总结出4个原因。(1)直接经验与间接经验:直接经验对人的行为有更强的影响,换句话说学习环境问题不如亲自去感受环境问题;(2)规范的影响:社会规范、文化传统、家庭习惯等会影响、塑造个体的态度;(3)暂时性的不一致:也就是指人们的态度会随着时间而改变;(4)态度—环境的测量:通常态度的测量范围(例如,你认为你关心环境问题吗?)比行为行为的测量范围(例如,你有节约用水的习惯吗?)要广,这就会导致在研究结果上出现差异[22]。
  另外,Black(1999)指出大多数的亲环境行为模型存在很大的局限,因为它们未能综合考虑到个体、社会、制度约束等因素,同时他指出了在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之间的阻碍分别是:个人(例如,懒惰、缺乏兴趣等)、责任感(例如,缺乏动力、缺乏信任等)以及实践(例如,缺乏时间、信息、策略等)[23]。
  Bedrous(2007)的研究区分了两类环境关心:个人环境关心(个体能够感觉到并认为自己有责任)和社会环境关心(尽管个体能够感觉到,但是不认为自己有责任),并证明了只有个体环境关心才能预测亲环境行为,社会环境关心也许不会引起亲环境行为,这是因为个体对环境问题的认识可能会是他或她将自身的责任转移到全人类的身上或者转移到那些与环境问题直接有关的人身上[24]。
   
  3 国内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关系的研究


  国内关于环境关心的研究较少,我国学者洪大用(2006)基于2003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城市部分)资料,对修订过的NEP量表在中国的应用效果进行了评估[25]。龚文娟等(2007)研究发现,中国城市居民的环境友好行为存在社会性别差异:中国女性城市居民的一般抽象环境关心水平低于男性;女性比男性更倾向于从事一些私人领域内的环境友好行为;男性在某些成本较高的公共环境友好行为上比女性积极一些,但表现也十分微弱;相对公共环境友好行为而言,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更多地从事私人环境友好行为[26]。胡洁瑛(2008)提出了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关系的综合模型[27]。这些研究对进一步的研究探讨、政策制定具有重大的借鉴作用和意义。
   
  4 总结与展望
 

  如今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的研究已经成为环境心理学的一个研究热点,很多社会学或社会心理学的理论用于解释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研究集中于环境关心的测量以及亲环境行为的决定因素。纵观这40年的研究,出现了很多测量环境关心的量表,也出现了很多环境关心—亲环境行为的理论模型。在过去的10年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研究方法与视角,很多研究者开始关注具体环境关心,并充分考虑到影响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的诸多因素。时至今日对该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环保政策的制订,亲环境行为的推广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综合国内外关于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的研究现状,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展望:(1)对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进一步的跨文化研究,如今关于环境关心和亲环境行为的跨文化研究集中在欧洲和拉丁美洲,对亚洲特别是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和地区的跨文化研究很少,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价值观与西方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因此更广泛的跨文化研究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2)整合各种环境关心与亲环境行为理论模型,明确界定有关的概念,尽可能建构统一的测量工具。(3)中国研究者应当加快有关测量工具的本土化修订,对环境关心、亲环境行为与各种社会因素(如性别、年龄、收入、受教育程度、政治信仰等)的关系进行更广泛的探讨和研究。(4)充分应用各种研究成果指导环境政策和环境项目的制订和实施,指导环保教育的有效开展,指导人民群众塑造亲环境态度和行为。
   
  参考文献:
  [1] Dunlap, Riley E. and Robert Emmet Jones. Environmental Concern:Conceptual    and Measurement Issues[M].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2002: 482-524.
  [2] 刘辉. 环境友好行为[J]. 黑河学刊, 2005(4):123-125.
  [3] Anja Kollmus and Julian Agyeman. Mind the Gap: why do people act environme-       ntally and what are the barriers to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J].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Research,2002,8(3):239-260.
  [4] Inglehart, R. Culture Shift in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M].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0.
  [5] Buttel. F. H. Environmentalization: Origins, proces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rural
  social change[J]. Rural Sociology,1992,57,1-27.
  [6] P. Wesley Schultz and Lynnette Zelezny. Values as Predictors of Environmental Attitudes: Evidence for consistency across 14 countries[J].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1999(19):255-265.
  [7] Stern, P. C.,&Dietz, T. "The value basis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Journal of Soci-
  al Issues[J].1994(50):65-84.
  [8] P. Wesley Schultz. Empathizing with Nature:The effect of perspective taking on concern for environmental issues[J].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2000,56(3):391-406.
  [9] Merchant, C. Radical Ecology[M]. New York: Routledge,1992.
  [10] Van Liere, Kent D. &Riley E. Dunlap. The Social Bases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 A review of hypotheses, explanations, and empirical evidence[J]. The Public Quarterly,1980,44(2):181-197.
  [11] Mohai, Paul. Black Environmentalism[J]. Social Science Quarterly,1980,71(4): 744-765.
  [12] Mohai, Paul. Men, Women, and the environment: An examination of the gender gap in environmental concern and activism[J]. Society and Natural Resources, 1992, 5 (1):1-19.
  [13] P. Wesley Schultz. The Structure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 Concern for self, other people, and the biosphere[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2001(21):327-339.
  [14] Stern, P. C., Dietz, T., Kalof, L.&Guagnano, G. A. Values, Bliefs, and  Proenvir-
  onmental Action: Attitude formation toward emergent attitude objects[J]. Journal of Apply Social Psychology, 1995(25):1161-1636.
  [15] Dunlap, R. E.&Van Liere, K. The New Environmental Paradigm[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1978(9),10-19.
  [16] Thompson, S. C. G &Barton, M. A. Ecocentric and Anthropocentric Attitudes to-ward the Environment[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1994(14):149-157.
  [17] Stern. P. C.,Dietz, T. &Guagnano, G. A. The New Ecological Paradigm in Social-
  Psychological Context[J].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1995(27):723-744.
  [18] P. Wesley Schultz.. The Structure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 Concern for self, other people, and the biosphere[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2001 (21): 327-339.
  [19] Ajzen, I. &Fishbein, M. Understanding Attitudes and Predict Social Behavior[M].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 ,1980.
  [20] P. Wesley Schultz.&Lynnette. C. Zelezny. Values and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
  A five-country survey[J].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1998(29):540-558.
  [21] Hines, J. M., Hungerford, H. R.&Tomera, A. N. Analysis and Synthesis of Resea-
  rch on Responsible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 A meta-analysis[J]. The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ducation,1986-1987:18(2),1-8.
  [22] Rajecki, D. W. Attitudes: themes and advances[M]. Sunderland, MA, Sinaner, 19 82.
  [23] Black, J.  Overcoming the 'Value-Action Gap' in Environmental Policy:Tensions between national policy and local experience[J].Local Environment,1999,4(3).257-
  278.
  [24] Andrew V. Bedrows. Environmental Concern and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titudes, behavior, and konwledge[R].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 Annual Meeting, Sheraton Boston and the Boston Marriott Copley Place, Boston, MA,2008.
  [25] 洪大用. 环境关心的测量: NEP量表在中国的应用评估[J]. 社会, 2006,26 (5):71-92.
  [26] 龚文娟, 雷俊. 中国城市居民环境关心及环境友好行为的性别差异[J].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7,25(3):340-345.
  [27] 胡洁瑛. 浙江省环境意识研究:公众现状调查及环境行为模型的建构[D]. 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 2008.

 
污染防治与管理更多>>
循环经济与绿色产业发展 更多>>
低碳经济与可持续发展更多>>
中国面临的主要环境问题及对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