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全球化时代的环境治理

中国环境学会  2011年 06月22日

  郭辉东  邓润平  唐正(湖南省人民政府经济研究信息中心 )


  提要:地球是人类的母亲,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空间。然而,地球资源和环境正面临严重威胁,不堪重负的地球母亲在呻吟和呼救!救世良方在何方?在东方?还是在西方?人类必须学会在多样化的环境中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地球村的村民们联合起来,共同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关键词:全球化时代 环境 治理  对策


  地球是宇宙的“天堂”,是人类美好而又可爱的家园,是迄今为止已知的宇宙中唯一有人居住的地方。然而,环境问题已发展成为全球性的严重问题。防治污染,保护环境,这是关系到当今人类的根本利益和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大事。哲学以整个世界和人类社会为主要研究对象,复杂纷繁的世事一旦被简洁的方式提高到哲学境界,它们便具有了知识美感。本文试图以哲学思辩的方法,探讨构建公正和谐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和治理全球生态环境的对策。


  一、不堪重负的地球母亲在呻吟和呼救!


  (一)丰富多彩的地球是宇宙的天堂,地球系统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
  丰富多彩的地球是宇宙的“天堂”,是人类美好而又可爱的家园。这里有奇艳的山峰,翠绿的峡谷,浩瀚的大海,蜿蜒曲折的江河,星罗棋布的湖泊,苍茫的森林,辽阔肥沃的草原,神奇的鸣沙,绚丽多姿的奇花异草。雄鹰在蓝天里翱翔,骏马在草原上奔腾,百鸟在森林里欢唱,鱼儿在碧波荡漾的水中畅游,大地充满了诗情画意。生物的多样性使大千世界绚丽多姿,使我们居住的地球生机盎然,呈现出万物竞新、生生不息的景象。地球进化所产生的生物及环境体系是独一无二的,迄今为止,科学家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星球上有适合生物生存的条件。地球是一个瑰丽多姿的生命世界,地球上有100多万种动物,30多万种植物和10多万种微生物。从高山到平原,从沙漠到极地,从空中到海洋,几乎到处都有生命的踪迹。地球生态系统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存在着物质和能量的不断循环和交换,通过自我调节达到和谐与平衡。
  地球系统是由气圈、水圈、岩石圈和生物圈有机联系在一起的整体,全球生态系统包括地球上多种多样的生态群落与生态系统。物理气候系统、固体地球系统、全球生态系统分别调控着水循环、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和固体地球物质循环三个循环子系统,并通过这三个彼此关联的循环系统将它们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由生物、人和地理环境组成的天人合一的生态系统。在生物圈里,各种物质元素具有沿着特定途径,从周围的环境到生物体,再从生物体回到周围环境循环的趋势。这种程度不同的循环途径在科学上成为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地球体系是由大气、土壤、海洋和生物之间的复杂联系构成的。能源的流动作为一根主线将这些体系串联起来,另一根主线是碳、氮、氧、硫、磷等主要化合物的流动。(地球体系变迁见图1)。

  (二)地球资源和环境正面临严重威胁,环境已发展成全球性的严重问题。
  科学家们从2001年2月卫星地图看出,人类几乎没有地方再扩展,如今每一块可以为人类生产粮食的土地都被开发了,每一片绚丽的原野或牧场都被犁耙无情地翻耕过。1700年以来耕地面积扩大了几乎六倍,大多数耕地的获得是以牺牲森林和林地为代价的;人们已控制了全球2/3的河流,利用了超过一半可利用的淡水资源;数以千计的生物种类的栖息地被改变或占领,致使大量的生物灭绝。
  环境问题已经从区域性问题演变成全球性问题,环境污染不再限于城市与工厂周围,已经蔓延到广大农村甚至跨越国界。全世界有一半上的大河已被污染,使生态体系遭到了严重破坏,对沿岸居民的健康构成严重威胁。《亚洲环境问题》一书的作者之一、耶鲁大学环境法规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埃斯蒂说:毫无疑问,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地方是亚洲,亚洲是世界污染最严重、环境质量最差的地区。英国著名生态学家德华·戈德史密斯认为:“全球的生态环境恶化,可喻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大自然在崩溃、在衰亡,其速度之快已达到这种程度,如果让在这种趋势继续发展,自然界将很快失去供应人类生存的能力。”
 

  (三)地球母亲正日益失去往日的美姿,不堪重负的地球母亲在呻吟和呼救。
  地球是非常美丽的,但它不能永远青春常在。地球的资源是很丰富的,但它的资源不是取之不尽和用之不竭的。“大地是我们的母亲。”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食的是你,衣的是你,住的也是你。地球不仅提供了人们赖以生存的水、空气和土地,同时还给人类提供了非常丰富的森林资源、能源资源和各种矿物资源。
  人类在物欲的诱惑下背叛了自然界,无休止地、贪婪地向母亲索取,自然界的物质资源正源源不断地成为一些人的私有财富,地球积蓄了亿万年的各种资源正在急剧减少。人口的迅速增长,人类的盲目行动,使高山不再葱绿,江河不再清澈,天空不再蔚蓝,使地球母亲日益失去往日的美姿。地球像慷慨无私的母亲,敞开自己博大的胸怀,任凭人类吸吮其丰富的乳汁。然而,人类却是一个“不孝之子”,对她爱护甚少,如今母亲已是遍体鳞伤,危机信号频传,地球资源和环境正面临严重的威胁,不堪重负的地球母亲在呻吟和呼救。
  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提出一个著名的口号:“人是万物之灵”。然而,对于宇宙大自然来说,地球上人类的存在,无论是从空间、时间,还是从绝对力量上看,都是微不足道的。“整个生物圈实际上只是由薄薄的几厘米厚的土壤,几英里高的天空和几英里深的的海洋所构成”。(《如何拯救地球》,艾伦1980)如果无节制地追求物质财富,而耗尽地球的资源,不考虑未来的人类需要,也不顾及物种多样性的存在,打破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人类自身也会走到毁灭的边缘。


  (四)全球化时代的政治、经济、生态问题都是全球性的。
  随着世界经济走向一体化和技术的进步、交往的扩大,以及信息手段的发达,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使全球一体化的进程越来越明朗,世界正在变成名符其实的地球村。环境保护的座右铭是“所有东西都是相互联系的”。全球化时代的政治、经济、生态问题都是全球性的。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主要包括水生态系统、土生态系统,气生态系统三个方面。生态环境的污染已成为全球当前最突出的环境问题,应当高度重视全球生态环境的整治,并创造出合适全球化新现实的有效治理模式。
  中国的环境污染,也是十分令人堪忧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表明,截至2007年12月31日止,全国排放污染物的工业污染源、农业污染源、生活污染源共592.6万个。2007年度各类源废水排放量2092.81亿t,废气排放总量637203.69亿m3。其中:工业废水产生量738.33亿t,排放量236.73亿t;生活污水排放量343.30亿t,生活源废气排放量23838.72亿m3。


  二、救世良方在何方?在东方?还是在西方?


  (一)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20世纪人类的世纪觉醒。
  随着近代物质文明的发展,文明进步的负面效应已经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盲目的索取,无节制的消费,人口、资源、环境、生态结构的失调,已成为全球性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人类文明能否健康、持续地发展?已成为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摆在世人面前。
  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20世纪人类的世纪觉醒。在新的千年里,以广阔视野和深邃眼光,从整个人类和全球保持人口——资源——环境三者协调平衡的角度出发,综合运用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知识以及先进技术手段,形成解决世纪难题的最佳方案,找到社会发展与良性生态之间的结合点,找到既保护环境又不停止发展有效的“度”,力求做到“经济社会的发展必须同资源开发利用相协调,在满足当代人需要的同时,不危及后代人满足需要的能力”,这就是当代全人类面临的重要使命。


  (二)未来世界可持续发展的良方妙法之一,就是东西方文化精华凝聚的先进理论。
  为了解答世纪难题,东西方哲人都在寻找救世良方,越来越多的人正把目光投向中国的天人合一观、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和马克思主义辩证自然观。全球化世界的治理方法、技术方案也层出不穷。治病不拘一方,治世不限一法。尤如用中西结合的办法治病一样,未来世界可持续发展的良方妙法之一,就是东西方文化精华凝聚的先进理念。
  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思路是社会——自然——社会。中国哲人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探求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的天人关系说就是证明。《易经》是“天人合一”思维方式的产物,主张人按照天预示的征兆进行活动。老子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命题,认为人取法地,地取法天,天取法道,道的法则是自然规律。天有不测风云,地有寒暑交替,人有朝夕祸福。《阴符经》说:“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中国的科学发展观和“五个统筹”,其理念和实践将在人类文明史上添写新的篇章。美国著名科学家尤利坦认为,中国传统哲学和科学千年探索的目标,就是世界的和谐性和相关性。
  西方传统哲学的基本思路是自然——社会——自然。古希腊思想家很早就“企图把关于自然秩序或行为秩序的反省思考组织成一个系统”。自然哲学家留基德、德谟克利特、伊壁九鸟    鲁等人认为,宇宙万物是由原子所构成和演化的,人是宇宙的缩影,而宇宙则是人的放大。
  西方思想史上最早提出并探讨“人类同自然界的和解”以及“合理调节人和自然之间物质变换”问题的,当推马克思和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早已向人们发出过警告。马克思说:“文明如果是自发地发展,而不是自觉地发展,留给自己的则是荒漠。”恩格斯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三)精通治国之道者,一生最高使命是从混乱中整理出秩序。
  秩序是人类文明的灵魂,世界因为有秩序才成其为世界。世界有自然秩序、政治秩序、经济秩序、社会秩序、人的精神秩序,人类文明是五大秩序的总和。五大秩序编织成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每个文明人都挣脱不了这张网。五大秩序是人类文明的大纲,“一引其纲,万目皆张”。世界大舞台是由这五大秩序搭建的,人世间的大小故事无一不是在这里演出的。日来月往,斗换星移,幕启幕落,有哭有笑。
  自然秩序是永恒不变的,道法自然是永远不变的真理。人类及其文明是自然秩序的特定产物,没有四个人间的秩序,自然秩序照样运行。世有万古不易的自然律,无一成不变之人间法律。政治秩序是人与社会的一种关系系统。经济秩序是政治秩序的基础,社会秩序的建立在于为社会成员提供各得其所、各得其宜的准则和环境,人的精神秩序包括思维、欲望、心理状态等精神方面的内容。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政治家都是偏爱和追求秩序的人。精通治国之道者,一生最高使命就是从混乱中整理出秩序。


  (四)准确把握发展度、协调度、持续度的平衡点,有望实现人口、资源、环境、发展的动态平衡。
  哲学上的度,是指某种事物保持质的规定性的数量界限,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尺度、分寸、火候。在度的范围内,量的变化不会引起事物质变;超出了度的范围,就会引起事物质的改变。只有当人类向自然的索取,能够同人类向自然的回馈相平衡时;只有当人类为当代的努力,能够同人类为后代的努力相平衡时;只有当人类为本地区发展的努力,能够同为其他地区共建共存的努力相平衡时,全球的可持续发展才能真正实现,通过平衡、自制、优化、协调,最终达到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公正。要实现经济社会快速、协调、可持续发展,首先必须实现人口、资源、环境、发展的动态平衡,把握好发展度、协调度、持续度的平衡点。
  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无一例外地必须有序地通过三个基本台阶,实现三个基本目标,在理论上称之为三大非对称性零增长,唯此才能真正进入可持续发展的门槛。第一台阶是实现人口数量和规模(自然增长率)的零增长,同时在对应方向上实现人口质量的极大提高。第二台阶是实现物质和能量消耗速率的零增长,同时在对应方向上实现社会财富的极大提高。第三台阶是实现生态和环境恶化速率的零增长,同时在对应方向上实现生态和生态安全的极大提高。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地域辽阔,自然条件复杂多样。中国只能走符合中国实际的现代化道路,在全世界是没有任何现成模式可照搬照抄的。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2050年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也必须先后实现三个零增长。即:争取到2030年实现人口自然增长率的零增长,争取到2040年实现物质和能量消耗速率的零增长,争取到2050年实现生态和环境恶化速率的零增长,全面进入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


  三、人类必须学会在多样化的环境中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一)面对自然人类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
  人与动物相比,并不是强者。飞不过有羽毛的鸟,跑不过四个脚的兽,游不过水中的鱼,眼睛不如鹰看得远,嗅觉不如狗那么灵,牙齿没有猛兽那么利。这样的弱者为什么能成为胜利者,在于有聪明智慧的大脑,在于能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在于能够适应环境的变化而生生不息。
  自从人类诞生的第一天起,地球生态系统就在各种自然力量和人类活动的磨难中渡过,随着人类对自然界的逐渐了解,就势如破竹地向广阔的空间扩张。人们从森林走向草原,从平原走到山区,从陆地驶向海洋,从赤道走到两极,人类所到之处总是以破坏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为代价的。人类作为地球上智慧生物,不仅对不同温度环境具有最强的适应与应变能力,而且能通过劳动改善自己的生活和生产条件,并在一定程度上对大自然进行改造和利用,自然中的所有敌人几乎都被人类打倒了,人类已经成为一股可与火山和地球轨道的循环变异相提并论的自然力量。
  2009年11月18日,全世界人口68.294亿人。2008年4月12日,联合国预测2050年世界总人口由现在的67亿将增加到92亿人,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个星球需要养活90多亿人,这就意味着对食品、水、燃料、住房的需求也将增加。地球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类繁衍和需求的无限性,这对最大的人类生存矛盾构成了所谓“人类自我中心主义的困境”。人类想驾驭自然界,想从自然界中得到最大的好处、人类首先要控制人类自身不切合实际的、违反自然必然发展规律的欲望。人类不应再扮演征服者、剥削者、统治者的角色,而是照料者和守护者。真正的新人类应该能够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实现自己的人性。


  (二)人类对自然的能动作用不能违背客观自然规律。
  人是自然界的存在物,在人与自然关系上和其他生物不同,具有既依赖于自然,又积极能动地作用于自然的性质。一方面是顺应自然,适应自然,同其他生物一样,紧紧依赖于自然界提供的各种自然资源维持自己的生存。另一方面,当人在社会关系方面从其余动物中提升出来以后,人愈来愈有意识地依照自然规律建造人工自然,能动地调节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换,建立人与自然的动态平衡,保持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
  古今中外无数事实证明,人类的发展进步,必须尊重自然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人只有首先顺应自然,然后才能改造自然。如果人为的因素超过自然生态所能忍耐的极限,自然规律就必然向人类进行无情的报复,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思格斯早就说过:“我们对自然界的整个统治,是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动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人对自然的能动地作用不能违背客观的自然规律,人和自然都受同样的规律支配”;“人类可以通过改变自然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但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人类统治自然界决不是站在自然之外的,我们对自然界的全部统治力量就在于能够认识和正确的运用自然规律”。


  (三)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之福。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既是多元的也是和谐的,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之福。世界文化的统一性和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文化未来的基本色彩,在生态环境,文化发展以及民族关系、宗教关系上也是如此,宇宙间一切事物都是在对立统一中发展变化的。当今世界政治的特点之一是西方文明同世界其他文明之间发生碰撞。很难想象用一种模式、一种价值观来统一,由一个国家来领导。多极世界和为贵。世界各种文明和社会制度,应长期共存,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在当今一超多强和经济全球化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中,求同存异,和而不同,应当成为处理民族、国家之间关系的一种理念。世界上的各种文明、不同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应彼此尊重,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世界正向着光明和进步的目标迈进。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和平与发展仍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和平的力量,正义的力量,进步的力量,终究是不可战胜的。
  现代化以经济上的工业化、社会上的城市化、政治上的国家主义等集中化方式,开辟了人类迈向整体性社会发展的道路。人类必须学会在一个多样化的国内外环境中生活,以平等的身份去对待生物和动物,以宽容的态度去理解其他民族的信仰和文化,善于在宗教信仰和思想文化上与各种类型的学说、主义、理念进行对话和交流,从而达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不管人类在前进的道路上会遇到什么险阻和曲折,人类有朝一日总会进入大同之域。


  (四)人类必须学会在多样化的环境中中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从国际环境看,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已成为国际经济发展的主要趋势。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科技进步的客观要求和必然结果,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无法回避。世界经济正趋向形成欧盟、北美和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区三大板块,区域间的竞争正成为时代的主要特征。
  现代科学技术已经把整个世界编织成一个紧密的系统网络。开放已成为当今世界的大趋势,任何一个地区、民族、国家都不可能在闭关自守中实现现代化。任何人为的分离隔绝壁垒和用现成哲学结论建造的精神围墙,都阻挡住思想文化的碰撞和交融,人类必须学会在多样化的环境中中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四、地球村的村民们联合起来,共同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一)共同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是地球村每个村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环境是人与自然界最基本的因素,既包括自然环境,也包括社会环境,还包括人文环境,环境有大小之分,也有类型之别。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也不断地影响着环境,同时又不可避免地受到环境的制约。防治污染、保护环境,是全人类今后永恒的主题,也是关系到当今全人类的根本利益和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大事。
  环境问题已发展成全球性的严重问题。1972年,英国经济学家巴巴拉·沃德和美国微生物学家雷内·杜博斯,受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秘书长委托,主编出版了《只有一个地球》一书,在该书中他们第一次明确提出,鉴于“环境问题已日益成为世界范围的问题,所以需要一个全世界统一解决的办法”的意见。同年6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的人类环境会议,是世界上第一次各国共同采取的保护环境的大的行动。会议指出:“人类环境的维护与改善是一项影响人类福利与经济发展的重大课题,是全世界人民的迫切愿望,也是所有政府应负的责任。”
  当今人类面临着许多严峻的现实:诸如气候变化、沙尘暴肆虐、资源短缺、污染加剧、水土流失、危险废物转移、野生动物灭绝等,人类已陷入了连绵不断的环境灾难。环境问题不仅是技术问题,而且还是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因此,治理环境除了技术措施以外,还要采取政治手段和经济手段,要打组合拳。共同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是地球村每个村民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世界各国政府应负的责任。我们只有立足现实,面向全球,运用现代科学技术采取明智行动,才能为自己及子孙后代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学习、工作环境。


  (二)21世纪科学研究的重点将是人类生存战略。
  当今科学技术的发展,它的一端已伸向微观世界的深处,探索着物质结构的秘密,把握着瞬时即逝、体积微小的基本粒子;另一端已指向无穷的宇宙太空,研究那无限遥远的天体,抓住那运动速度每秒达几十万公里的宇宙射线和各种电磁波;科学家已经掌握超高温、超高压下物质的各种变化,能够在原子和亚原子水平上对物质进行分解和重组。
  目前兴起的世界范围新技术革命和新产业革命,面临着产业结构转型与升级的双重任务。最佳的选择应当是通过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现代化进程呼唤前瞻性的眼光,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科技也有着无止境的前沿。当今世界正处在科技创新突破和新科技革命的前夜,21世纪科学研究的重点将是“人类生存战略”。
  《地球的治理方法》介绍了人口、土地、污染、资源等各种各样要素给地球环境影响的计算机模型10个方案,方案之八是生活水准“知足”的方案(见图2)。这个方案可使人口维持在一个充裕的生活水平,但需要将其生态足迹降低到地球的承载能力之下。


  (三)人类的重大行动,都应以生态文明时代的要求进行顶层设计。
  从历史进程看,人类文明发展大致经历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三个阶段,目前正处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过渡的阶段。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形态的一次飞跃,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
  世界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律可循的。按照物质不灭、能量守恒、动量守恒定律和质变量变、肯定否定规律的昭示,自然界各种物质形态,都具有质量、动量和能量,都遵从上述定律和规律。物质循环与能量转换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而不可分割的。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目的就是探索并实现物尽其用的方法和途径。
  “不以伟大的自然规律为依据的人类计划,只会带来灾难”。人类的重大活动,都应以生态文明时代的要求进行顶层设计与重构。时代正呼唤大德大智大能者担当大任,把古今中外有用之学熔于一炉,以新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造福于人类。


  (四)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全球治理机制。
  全球变暖已是不争的事实。两个保守而有说服力的数据是:一是近百年来全球平均地表温度上升了0.74℃;二是全球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已从工业化前的约280ppm,增加到2005的379ppm。气候变化没有国界,是各国共同面临的重大挑战。面对气候变暖、冰川消融、飓风肆虐、洪涝频繁、干旱加剧等一系列自然界发出的警告,人类必须慎重对待。
  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全球治理机制,需要世界所有国家通过谈判磋商参与到集体行动之中,依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在促进各国共同发展的框架内,积极采取有关政策措施,承担强制量化减排任务,将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稳定在防止气候系统受到危险的人为干扰的水平之上。
  气候变化是迄今为止人类所遇到的最大危机和最大范围的公共问题,气候变化问题的最终解决,需要人类改变在市场经济中追求狭隘经济利益的思路观念和生活方式,转而追求一种适度的、自制的、应当的、真正美好的生活。


  (五)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同时,生产、生活方式也要随之转变。
  在农业文明时代,农牧业生产的废弃物和人畜的排泄物,都是可循环利用的,几乎所有废弃物都能变废为宝。在工业文明时代,大规模的工厂化生产和集中式的城市化生活,人们把大量的废弃物和排泄物排向了天空、撒向了大地,江河湖海变成了垃圾桶,环境污染问题由此而生。
  循环经济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发展循环经济是物质能量循环与转换的必然结果。循环经济是“点绿成金”的经济,其内涵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绿色经济,二是绿色文化,三是绿色环境。当前,应当大力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调整经济结构,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淘汰落后产能,发展可再生能源。
  在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同时,生产、生活方式也要随之转变。当今世界和中国遇到的资源和环境问题表明,美式生活方式不可复制,中国人不能盲目仿效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走下去。


  (六)处理国际事务应当发挥联合国的作用,努力把支离破碎的世界变成一个世界大家庭。
  经济全球化必将增进不同文化特征中的共同性,21世纪将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重新整合的世纪。但是,全球化发展的国际政治与安全环境基本没有改变,国家仍将是21世纪治理的主要机构。为了协调各国、各个地区和各个国际组织的行动,处理国际事务应当发挥联合国的作用。
  联合国是“协调各国行动之中心”,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宗旨为: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发展国际间之友好关系,促成国际合作。这是人类第一次试图摆脱有史以来在国家民族等漂亮口号下形成的相互敌对、分散隔离的可悲状态,努力把支离破碎的世界变成一个世界大家庭。确立共同的家庭生活规则是:不分种族、性别、语言和宗教,尊重全体人类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维护全体人类的人格、尊严和价值及平等权利。在全球化时代,处理国际事务应当发挥联合国的作用,努力把支离破碎的世界变成一个世界大家庭。


  (七)加强环境保护,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贡献。
  一些西方学者曾经预言:在全球形式的未来世界中,文明将从西方转向东方。早在1972年5月和1973年5月,著名的英国史学家汤因比和日本著名社会活动家池田大作进行的《展望二十一世纪》的两次对话中,汤因比就断言:中国文化将是二十一世纪人类走向全球一体化、文化多元化的凝聚器和融合器。这是时代的呼唤,这是人类的希望。
  历史学家希望中国在人类进入大同之域时,应当有所作为,有所贡献。他们的理论依据,是中国文化的“天人合一”、“以和为贵”、“和而不同”的传统,能够发挥融合器的作用。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一个“和”字。天地人和。与天和,万物生辉;与地和,千山绿遍;与人和,百业兴旺;与己和,一生平安。中国历来有“共和”的传统,公元前841年至公元前828年的周代,就以“共和”作为纪元年号。现今虽无“共和”为名的政党,国名却赫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近年来,中国已有一批举世瞩目的重大行动,采取顶级设计方式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如:三北防护林带建设和全国大规模植树造林,洞庭湖关停234个造纸企业和湘江流域强行治理水污染,长株潭、武汉城市群两型社会和重庆、成都城乡统筹试验示范区建设,部分省区实施生态省建设规划和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园区建设,高速铁路网建设等等,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场馆建设,都具有重要的试验示范意义。


  (八)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寻找可持续的城市形态和理想的城市发展模式迫在眉睫。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其目标就是寻找可持续的城市形态和理想的城市发展模式,使人与城市、地球大生物圈融合成为一个有机系统。
  2007年世界上已有33亿人生活在城市,超过了全球总人口的50%,2030年将达到60%,城市人口将达50亿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适宜人居是城市追求的价值目标。在推进城市化建设的过程中,我们要着眼于城市建设与生态环境共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效能管理、高水平经营,形成空间结构融为一体、基础设施配套共享、生态环境相互融洽、环境面貌各具特色的新格局。
   
  当今的世界已进入全球一体化的时代,正在从一个地球走向一个世界。21世纪既是充满希望和发展机遇的时代,同时又是一个困难重重、竞争激烈且危机四伏的岁月,保卫世界和平、发展经济与保护生态环境是人类面临的三大历史使命。人类的命运如何?将取决于我们现在的行动,为了拯救地球!拯救人类!在本世纪必须开展一场环境革命来制止全球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人类所拥有的条件是任何时代都不可比拟的,人类有智慧、有能力、有条件把生态环境治理好,也能够为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谱写新的篇章,为子孙后代创造和留下更加美好的生存空间。
     
  主要参考文献:
  [1]《地球人类沧桑的家园》,王丰主编,国防工业出版社 2003年版;
  [2]《全球环境变化》,温刚、严中伟、叶笃正著,湖南科技出版社 1998年版;
  [3]《全球气候变化——人类面临的挑战》,国家气候变化对策协调小组办公室、中国21世
  纪议程管理中心著,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
  [4]《人类生存困境——发展的悖论》,周海林、谢高地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3年版;
  [5]《生态文明论》,刘湘溶编,湖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等;
  [6]《全球化世界的治理》,[美]约瑟夫·S、奈·D·唐纳胡主编,王勇等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版;
  [7]《地球的治理方法》,[美]唐奈拉·H·梅多斯、丹尼斯·L梅多斯,[日]枝广淳子著,穆伟娜译,中国电力出版社 2009年版
  [8]《道法自然与治国之道——东西方治国之道比较研究》,郭辉东,全国道文化理论研讨会论文, 2002年11月;
  [9]《天道地道人道与天地人和谐之道》,郭辉东,炎帝神农文化与道家道教暨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论文(武汉),2006年7月28日;
  [10]《要高度重视中国水生态环境的整治》,郭辉东、邓润平,中国环境科学学会2010年年会论文。
   
  

 
污染防治与管理更多>>
循环经济与绿色产业发展 更多>>
低碳经济与可持续发展更多>>
中国面临的主要环境问题及对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