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气质量管理满意度评估方法及案例研究

中国环境学会  2011年 03月31日


  宋国君 傅毅明 郭美瑜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 100872


  摘要:公民是城市空气质量的直接感受者,其对于空气质量、污染源控制和政府环境管理的满意度是影响公共环境决策的重要指标。针对现行城市空气质量管理评估中存在的问题,依据认识论与社会学调查方法论的理论结合,设计了公众满意度调查问卷。在抚顺市,采用随机抽样方法,抽取样本1000份。结果表明,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可以作为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和政府环境保护工作绩效的一种新型评估方法;满意度对人们可感知的环境质量评估结果与科学监测数据一致;不同群体满意度差异较大,应制定有针对性的环境保护政策,提高政策效率;满意度评估方法作为对科学监测评估方法的补充广泛适用于各城市的环境质量管理评估。
  关键词:环境质量报告书  空气质量管理评估  满意度
   
  在评估城市空气质量管理的过程中,人们通常仅依赖于科学监测数据的结果,而很少关注公众对空气质量的切实感受,其管理目标仅局限于污染物排放量的降低和空气质量数据的改善,而未能体现以人为本让市民满意的更高目标。虽然每个人对其周围环境的主观认识各不相同,但对一定的人群集团来说,其统计效果却总有一定的规律性[1]。因此,研究者完全可以应用社会学的方法,通过统计公众对于环境的满意度,发现其内在的规律与联系,对人群所处一定范围内的环境质量以及政府的管理绩效进行评估,为政府的管理决策服务。


  1城市空气质量管理评估现存问题分析


  1.1信息独立分散、缺乏系统性
  环境质量报告书和统计年鉴中所提供的环境质量信息较少,受体影响的调查资料没有被反映其中,且所供信息往往独立、分散,信息接受者很难建立信息之间的联系,缺乏对环境质量整体性的理解,导致评估困难。通过对公众环境满意度的调查来建立污染物排放与人体感受之间的联系,以及空气质量与管理行动之间的联系,从受体的角度,系统性地反映空气质量状况,可使环境质量管理评估体系更加完善。


  1.2监控数据质量不高且缺乏有效的核查措施 
  由于监测人员配置不足、设备维护不利、监测资金不能按时到位等问题,城市空气质量监控的数据质量往往不高。此外,许多城市对于监控数据质量的核查缺乏有效的措施和方法,仅限于监测单位内部的质量控制或向上级递交报告的形式,这些都使得监测数据的质量得不到有效的保证。引入公众满意度作为外部的评价指标,既能够对科学监测数据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检验,又能够补充不足的环境信息,提高空气质量数据有效性和完整性。


  1.3缺乏多部门的有效协作
  目前,我国的城市空气质量评估基本局限于环保系统内部,而忽略了人群健康程度、居民环境感受等方面的信息。地区的空气环境质量改善理论上可以减轻人群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病率[2],公众对其生活环境的主观感受能够从侧面反映出该地区的环境状况以及公众理想中的环境状况[3],因此,应用社会学的调查方法,城市环境保护部门应扩大空气质量评估的监测范围,积极与医疗部门、社区管理等部门合作,完善评估机制。


  1.4代表性不足,改善决策的能力有限
  环境质量报告书或环境公报中的空气质量数据均由城市所设监测点监测得出,但由于监测点的数量极其有限,往往不能准确地反映出全市的空气质量状况,代表性不足。环境满意度评估法的使用,由于人的活动范围大、时间分布广,根据其满意度评估的城市空气质量具有高的代表性。


  2.满意度评估方法


  2.1满意度评估方法的发展
  满意度的评估最早源于瑞典于1989年建立起的顾客满意度指数模型,该方法将顾客满意度的数学运算方法与顾客购买产品或服务的心理感知结合起来,用于评价市场上产品或服务的质量。
  我国的顾客满意度指数测评体系还处于建立的初期,仅涉及了钢铁、煤炭等少数几个行业。但笔者认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满意度评价的方法将渗透到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从消费者、使用者的角度对各类商品或服务进行评价,其中也包括政府提供的服务和公众所共同拥有的环境物品等。


  2.2环境质量满意度评估的理论基础
  认识论(Epistemology)是探讨人类认识的本质、结构,认识与客观实在的关系及其发生、发展的过程以及规律等问题的哲学学说[4]。根据公众满意度来评估空气质量的方法充分符合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观点。
  列宁说:“从生动的直观到抽象的思维, 并从抽象的思维到实践, 这就是认识真理、认识客观实在的辩证途径。”[5]这是列宁对于认识基本规律的一种表述,人类正是认识的主体,而客体就是“客观实在”,引申到环境问题中,可以理解为客观存在的空气污染。
  首先,人类对环境质量的认识始于人类自身生活于其中的直观感受,眼见的尘和刺鼻的气味都是其对于周围空气质量的第一感受,可谓“生动的直观”;其次,空气质量满意度是人类直观感受的充分表达,将公众感受换算成相应的满意度值,经过数据处理、分析,使“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思维”,得到空气质量的充分信息,认识到环境管理的问题所在;最后,由“理性思维”指导实践,充分利用所得满意度结果,为环保部门的管理决策服务,有效指导城市空气污染治理和质量改善的实践活动。综上表明,采用公众满意度调查方法来评估城市的空气质量是对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实际应用。


  2.3评估的一般步骤
  根据不同城市的实际情况,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评估应各具特点,但一般来说,可总结归纳为以下步骤:确定评估对象、搜集相关资料、走访当地环保部门、设计抽样方式、设计问卷、试填问卷并征集意见、修改问卷、发放并收集调查问卷、数据整理分析、结合科学监测数据撰写调查报告等。


  3案例研究


  3.1研究对象
  抚顺市位于中国辽宁省的东部,全市辖四区(新抚区、望花区、东洲区、顺城区)三县。抚顺市总面积为11272.1平方公里,其中市区面积为713.6平方公里。目前全市总人口227万人,其中市区人员140万人,是全国31个特大城市之一。作为国家老工业基地,抚顺素有"煤都"之称。


  3.2该调查设计的特点
  (1)统计的科学性
  该调查根据公众对其周围环境的感应特点,针对城市空气质量、污染源控制、政府管理三个方面,对抚顺市四个城区的居民以分层抽样的方式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这样使得所得样本的代表性好,且抽样误差小,更能准确的反映出总体的实际情况。
  (2)满意度的创新性
  结合“环境质量”商品的独特性,“城市环境满意度”被定义为公民在城市生活中对城市环境保护状况的累积感受[6]。本研究将其引用到具体的城市空气质量领域,调查抚顺市市民的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科学地运用此种方法,并使之与科学的监测数据结合起来,对监测数据的科学性和代表性加以验证。
  (3)问卷的人性化
  首先,问卷采用标准的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即备选项是对称的,这样便于给备选项赋值,如“非常满意=5、满意=4、说不清楚=3、不满意=2、非常不满意=1”,不仅使得被调查者能够更加准确地选择与自身感受相对应的选项,增加调查的精确度,而且,以此结果计算出的满意度分值使得数据的分析与比较更加方便和直观。其次,问卷的问题都是针对被调查者的特点而设计的,将艰深的专业术语转化为浅显易懂的日常词汇,如将询问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是否过高的问题转化为询问“您能否感觉到抚顺市空气对您的眼睛或呼吸道等造成的刺激?”等。在实际的调查过程中,被调查者均没有表现出因对问题不理解而造成回答问题困难的情况。
  (4)定量分析的准确性
  本研究采用层次分析法(AHP)确定权重,整个分析过程要经过以下五个步骤:1) 建立层次结构模型;2)构造判断矩阵 ;3)层次单排序; 4)层次总排序;5)一致性检验。其中后三个步骤在整个过程中需要逐层地进行[7]。运用该法,同时结合专家意见,笔者确定了本研究中二级指标的权重,即w=(0.143,0.429,0.429),并且,在一致性检验中,CR=0.000<0.1,表明结果通过了检验。
  (5)完善的指标体系
  本调查将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指标体系的设计为3个级别,第一级为空气质量总满意度;第二级为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指数评价项目层;第三级指标是由第二级指标具体展开而得到的,共有22个,为评价因子层,展开后形成空气质量满意度的调查问卷。见表1。
  表1:问卷指标设计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城市空气质量 度(R

城市空气质量(R1)

整体的空气质量状况(R11)

居住区周围的空气质量状况(R12)

能见度水平(R13)

空气中烟尘含量(R14)

异味(R15)

刺激性气味(R16)

污染源的控制(R2)

工业烟尘排放控制的效果R21)

企业露天料厂扬尘的控制效果(R22)

建筑施工工地扬尘控制的效果(R23)

交通道路扬尘控制的效果(R24)

交通汽车尾气排放的控制效果(R25)

餐饮业油烟污染的控制效果(R26)

裸露地面的控制改善效果(R27)

矸石山的污染控制效果 (R28)

政府管理行为(R3)

政府对城市空气质量改善所做的工作(R31)

空气环境保护信息的公开程度(R32)

空气质量信息公开的及时性(R33)

空气环境质量方面的信息可信度(R34)

空气污染排放方面的数据可信度(R35)

环境空气控制行动方面的信息可信度(R36)

工业企业污染的监管力度(R37)

空气环境保护的决策透明度(R38)

   
  因此,本研究针对城市空气质量改善过程的各个方面,从“源”到“末端”,构建了城市空气质量指标体系,从空气质量的调查研究到对污染源排放控制的调查研究,最后延伸至政府管理人行为以及对公众参与的调查研究,体现出调查结果的系统性与完整性。


  3.3抽样方案设计
  调查由抚顺市统计局直属调查队调查,采用随机分层抽样的方法,分别在抚顺市四个区:望花区(36.9万人)、新抚区(29.2万人)、东洲区(34.4万人)、顺城区(40.2万人),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调查对象为抚顺市抽样样本住户的1名18-70周岁的城区居民。根据城市空气质量研究调查要求,结合抚顺市2005年人口统计数据(市区总人口140.7万人),此次抽样调查的样本数设定为1000份。


  3.4调查的信度与效度分析
  信度与效度均是监测测量工具,如调查问卷等,在除去可能影响测量结果因素后的准确程度。其中效度(validity)是指研究结果反映研究对象的真实程度;信度(reliability)是指所获得的分数在不同被调查者与不同题目之间的一致性。在说明应用社会学方法于城市空气质量评估之中的可行性时,信度与效度都是其很好的证明。
  使用专业统计软件对本研究中的问卷结果进行检验,得到了城市空气质量、污染源控制、政府环保管理这三个方面变量的Cronbach alpha信度,以及效度检验中的方差贡献率,结果表明三个二级指标的信度均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同时,三组变量也拥有很好的内部结果效度。


  3.5调查结果分析
  结合抚顺市调查问卷的所得数据,计算出城市空气质量的总体满意度为2.97,没有达到满意,处于中立态度稍偏下。其中的二级指标——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为2.73,城市污染源控制满意度为2.79,政府环保管理满意度为3.23。由此表明,抚顺市的空气质量还未达到令市民满意的水平,城市空气污染源的控制效果不佳,但相较之下,政府的环境保护管理工作得到了市民的肯定。
  空气质量满意度
  在三项二级指标的对比中,空气质量满意度最低。说明与污染源控制效果及政府环保管理相较,市民对现有的空气质量水平最为不满意。因此,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改善城市空气质量是抚顺市政府的当务之急。
  四个城区的横向对比中,望花区的满意度最低,仅为2.50。望花区被喻为“老工业基地缩影的底片”,煤、油、电、钢、铝产业齐全,且许多企业没有通过环保审批手续,对周围空气造成了严重污染。公众对环境的切实感受与实际情况完全相符。
  污染源控制效果满意度
  第二项二级指标为污染源控制效果满意度,经过统计计算,四个城区中满意度最高为东洲区2.92,仍未达到3的中立水平。这说明,从市民感受的角度来说,城市空气污染源控制的效果并不理想,与市民的满意水平还相距较远。在几项污染源的调查中,汽车尾气、餐饮业油烟以及工业烟尘三项排在满意度的最低位置,这些都能够清晰地反映出抚顺市城市空气质量的问题所在,结合公众满意程度的表达,将为政府环保部门的下一步工作指明方向。
  政府环保管理满意度
  在三项二级指标中,政府环保管理满意度最高,且超过了3的中立水平,说明抚顺市民对于抚顺市政府环保管理给与了肯定的态度。但是3.23的满意度仍没有达到“比较满意”的水平,政府在城市空气质量改善方面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
  在各项三级指标中,“环保部门对于工业企业污染的监管力度”一项的满意度最低,仅为2.88,而其他几项均高于3,说明政府工作需要在该方面有针对性地改进。


  3.6与环境质量报告书的对比分析
  通过综合分析,采用满意度评估方法所得的调查结果与利用自然科学监测方法所得的空气质量结果有大量的相同之处,起到了其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重要的验证作用。此外,满意度评估方法还向管理者提供了大量其他环境相关信息,成本低廉,却能有效补充普通监测方法的不足。
  相同点:
  (1)根据抚顺市2007年的环境质量报告书,抚顺市环境空气自动站共监测365天,空气质量达到优良的天数为306天,达标率为83.8%,其中,空气质量优17天,良好289天,轻度污染58天,中度污染1天;问卷分析结果中二级指标空气质量满意度全市平均为2.73,说明现有的空气质量没有达到市民的满意水平。
  (2)通过2007年的空气污染物浓度的监测,以及各区的达标天数比较,四个城区的空气质量由好到差依次是:东洲区、顺城区、新抚区、望花区,与问卷调查结果满意度的排序完全一致。
  (3)现有的空气环境质量报告中对污染的空间尺度考虑的不多。分析结果往往代表性较差,城市居民往往不能得到所需的环境质量信息。问卷中污染源分析结果的公布,可以很好地弥补这个信息不足。
  (4)近三年来,抚顺市的城市空气质量有所好转,二级天数存在明显上升趋势;问卷调查的结果表明,市民对于城市空气质量的改进程度的满意度是3.54,即有一定的改进。说明市民通过自身的生活感受完全可以评估空气质量的改进情况,也说明抚顺市近三年空气质量虽有一定的改进,但还不能令市民十分满意。


  4结论及建议


  现有的自然科学方法在城市空气质量的监测中存在诸多问题与不足,环境质量报告书等评估依据提供信息的质量和数量均不能达到有效评估环境质量管理的要求,造成环境信息不对称,对政府环保部门工作的指导性不强等问题。满意度评估方法应用于城市空气质量管理的评估中,不仅可以补充现有方法的缺憾,还可以大大节省实施成本,在验证监测数据的同时,充分了解公众的切身感受,将调查信息与管理行动相结合,实现建立服务型政府的目标;同时该方法也具有充分的理论基础,符合认识论的基本观点。因此,应考虑广泛应用。
  针对利用满意度评估方法,并结合案例调查结果,提出以下建议:
  针对不同城市的地理区位、空气污染程度、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特点,在尽可能全面地了解满意度信息的前提下,制定有针对性的满意度调查问卷,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对于城市空气质量的监测与评价,无论是科学监测数据,还是社会学调查结果,都应及时向社会公布,做到信息公开,接受公众监督;建立城市空气质量监测报表系统、城市空气质量满意度测评系统、城市空气质量管理评估与发布系统等。
  通过对满意度评估方法进一步地验证与实施经验总结,由相关政府机关出台评估规范,由第三方机构进行评估,将评估制度化。
   
  [1] 徐放.居民感应地理研究的一个实例——对赣州市的调查分析.地理科学,1983,3(2)167-174
  [2] 余国忠.以“污染致病率”公告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的探讨.环境保护[J],2000,12(11):21-22
  [3] 黄国和.居民对环境的感应研究——对厦门经济特区的调查分析.环境科学,1988,9(1):9-14
  [4] 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重庆出版社
  [5] 列宁全集,第55卷,中国人民出版社,1990
  [6] 宋国君 宋书灵 罗兰等.城市环境保护满意度及案例分析.
  [7] 徐晓敏.层次分析法的运用.统计与决策,2008,1:156-158
   

 
污染防治与管理更多>>
循环经济与绿色产业发展 更多>>
低碳经济与可持续发展更多>>
中国面临的主要环境问题及对策 更多>>